我曾经神经衰弱,睡不着觉,久而久之留下了经常头疼的老毛病

熟知我的老朋友都知道我背包里会时刻备着“复方羊角颗粒”这个药,头疼时喝一袋基本上就会没事。 公司前几年开始实行承包制,我带着几个部门一起干,我出去谈业务,负担大家的薪资和保险。去年因为疫情的原因,上半年几乎没有业务,之前部门累积的资金基本只能够维持大家的工资。下半年刚刚有所缓解,大家都在使劲的时候,赶上尹老太那么一溜达,整个沈阳又陷入了停滞状态。 那段时间,我整夜的睡不着觉,满脑子都在琢磨怎么拿回来业务,而伴随而来的就是每天头疼的厉害。 我像往常一样吃着药,发现并不起作用。 去辽宁中医拍了个CT,取结果的时候,医生很郑重的跟我说:你的片子,这里有一块阴影,你最好还是去大医院再检查一下。 瞬间脑瓜子嗡嗡的,我问医生,最严重有可能是什么样? 医生说:这个不好说,严重的话我这里也治不了。 我瞒着家人去医大二做了一个核磁,当医生说是因为上颚鼻窦炎引发的头疼时,心里的石头才算是落了地。 回家的路上我开着车,听着萧忆情的小桥,眼泪就开始止不住的流。 也许我当时的内心真的崩溃了,也许歌词太伤感了,也许就是喜极而泣了吧!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