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妈走的那一年,我开始疯狂的逃学

逃避 所有的人和事,那是个信息匮乏的年代,以至于很久之后我爸才知道我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去上学了。 在遭遇了一顿毒打之后,我没有哭,我爸在角落默默的掉着泪,我能感受到父亲对我已经失去了信心。一瞬间,我突然意识到如果考不上高中可能真的一辈子就这样了。 初三那年,我从逃学的游离状态开始再一次进入校园。我拒绝了父亲的陪伴,一个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废弃的平房,月租30块。 我每天放学自己生炉子,学着做饭,吃着没有油爆锅的疙瘩汤。 那个平房很是破烂,夏天的时候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房子的门关不严,总是虚掩着。 那年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冷,我常常裹着厚重的被坐在炕上学习,刺骨的寒风让整个人都异常的精神,环境很艰苦,但都没有让我感到生活很难。 要说真正崩溃的时候,还要追溯到2000年的那一场大雪,早上我醒来出门,发现门推不动,透过窗户才发现近一米高的积雪严实的挡住了外门,由于废弃房,没有人帮着清扫门前的积雪,我拿着炉钩一边刨雪一边大哭,那一瞬间就觉得生活太难了。 长大了才明白,人生有很多经历是宝贵的。 我很感谢那一段美妙的旅程!

Related Posts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